最近两年多,我的睡眠时间已经发生反转颠倒,这对我真的是极大折磨。最近几天又看到些阿兹海默症中的蛋白质与正确睡眠的关系,更是让我惊悚。

 

而我一直以来都想纠正我的睡眠,不过我作为严重拖延症患者,总是有理由和机会放弃,所以我想纠正我睡眠的想法已经闪过很多次了,尝试也试过很多次了,但就像有某种隐形的障碍在阻止我做出有效的行动。

 

放在以前,我想过买舒乐安定等药物,但是并没有买成,尝试过褪黑素,发现它似乎没触及根本。为此,我就观察过,到底什么才是根本原因,或者说到底应该怎么做。

 

根本来说当然是属于对于自己的控制,但是人都是被多巴胺之流的系统掌控的,小鼠尚且可以因为奖励不眠不休,人也不能免俗,那么剩下的只能看看到底正确的做法是什么。

 

前一阵,我就突然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正常的人,先关闭电脑手机等设备,早早到床上等待,睡意来袭,睡眠成功。

不断熬夜的人,总是能等到睡意来临依然不睡,依然继续熬一熬,在拖延中通过一两个小时才想起来上床睡觉去,这时候人可能已经没有什么睡意 ,于是在床上继续玩耍一阵…….结局就是必然导致每天都延迟睡眠。 如果这个人又没什么压力,这种延迟睡眠可能形成一个循环。

 

有鉴于此,我决定以后睡觉都是按照时间来睡,提前等待睡意来袭。

 

从iOS11继承过来的老语音文件,很可能在iOS12并没有按照设置中的自动备份到iCloud单独备份,而iOS12系统整体的iCloud云备份,也不再包含语音备忘录内容。

所以你如果是iOS12用户,又从iCloud云备份中恢复系统,那么你的所有语音备忘录文件都会丢失。iTunes系统备份的情况很可能和iOS这里类似。

 

至少受到影响的版本:iOS 12.0

 

RSK Analysis: Dave Liu, CTO MacroSQL Technology. Dec 18, 2017
RSK platform is, at its core, the combination of:
1. A Turing-complete resource-accounted deterministic virtual machine (for smart contracts)
2. A two-way pegged Bitcoin sidechain (for BTC denominated trade)
3. A dynamic hybrid merge-mining/federated consensus protocol (for consensus security), and a low-latency network (for fast payments).
Analysis:
1. VM is a relative gigantic structure, it has it’s language, language parser, run-time environment and security infrastructure. Even Google, when it start its Android system, is built upon Oracle’s VM. And OpenJDK has never need very mature and robust after even a 10 years collected efforts by Google, Intel and many other. Ethereum platform’s VM has been attacked in DAO case at the beginning and frequently has security problem. RSK’s VM will be battling the security for a very long time. For Ethereum and its security issue, please refer to http://sccbit.org/faq/#ethereum_diff
2. 2-way peg(for BTC denominated trade) is rough move some part of the bitcoin traffic to RSK chain. While still use BTC. It is similar to create a new side chain that is connect to Bitcoin network for better speed. How many would move their bitcoin coin to an second network and security risk is addition (the risk of Bitcoin + risk of RSK) and operation is addition? To trade of security+trouble for faster? NOT me.
3. partition of Bitcoin based on geographic has been in discussion for very long time. an federated block chain is inherently very risky, especially cross to different federate.
4. Team: All of the RSK members are from Argentina and educated in Argentina, with CEO attend 3 colleges without get a Bachelor degree. After Latin America house bubble and debt crisis, Argentina currency tumble hundreds of times and default multiple times, overall don’t have a single technical company that is competitive in any industry. Overall is similar to Tibet, China. While all of the key CPU, Database, Telecom Billing, OS are dominated by USA and Israel. I don’t see any Latin America team can compete in this high performance space.
SCC is an multi-layer networks created by MacroSQL, a California Database company. It is the first parallel blockchain directly deal with Bitcoin performance. It can handle millions transaction per second by using hundreds of servers in parallel. It overcome most of pain points of Bitcoin while avoid RSK weakness. Check it out at sccbit.org for details.
RSK分析:MacroSQL技术首席技术官Dave Liu。 2017年12月18日

RSK平台的核心是以下方面的组合:
1. 图灵完成资源占用的确定性虚拟机(用于智能合约)
2. 双向挂钩的比特币侧链(用于BTC计价交易)
3. 动态混合合并/挖掘/联合共识协议(用于共识安全)以及低延迟网络(用于快速支付)。
分析:
1. 虚拟机是一个相对巨大的结构,它具有语言,语言解析器,全功能运行环境和安全基础架构。 最初Google开始研发它的android系统,也是建立在Oracle的VM虚拟机之上的。OpenJDK即便经过 Google,Intel以及其他公司10多年的努力之后,仍然未能发展到足够成熟和安全。以太坊平台的 虚拟机在一开始就遭到了诸如DAO事件一样的攻击,并且经常有安全问题。 RSK的虚拟机将在很 长一段时间内与安全性问题作斗争。有关以太坊及其安全问题,请参阅 http://sccbit.org/faq/? lang=zh#ethereum_diff
2. 双向挂钩比特币侧链(用于BTC计价交易)只是简单粗暴地将部分比特币流量转移到RSK链, 其实仍然主要使用BTC。这是类似于创建一个新的侧链,连接到比特币网络分流以提高处理速 度。可是有多少人会将他们的比特币移动到第二个网络,付出额外的开销以及承担双重的安全性 风险(比特币网络以及RSK网络双重的安全性风险,RSK安全风险会比比特币高10倍以上),而 且增加一道转移麻烦,以换取较快的处理速度?至少我不会这样做。
3. 比特币在地理上分区这个问题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了。联合链本质上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跨 越不同的联合链。
4.团队:所有RSK成员来自阿根廷,在阿根廷接受教育,首席执行官就读了3所大学而没有获得学 士学位。 在拉美房地产泡沫破灭和债务危机之后,阿根廷货币多次贬值达数百倍,违约多次,
整体上没有一家技术公司在任何行业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总体上与中国西藏发展水平相似。 而所有关键的CPU,数据库,高频电信计费,操作系统都是由美国和以色列垄断的。 我没有看 到任何拉美团队有能力在这个解决区块链性能的顶级技术领域参与竞争。
而SCC是一个全部由一家美国硅谷,由顶级数据库内核专家负责的多重网络,世界第一个并行区 块链,直接解决了比特币的性能问题。它通过使用数百台并行的服务器每秒处理数百万次事务, 克服了比特币的大部分痛点,同时避免了RSK的弱点。详情请参阅http://sccbit.org/?lang=zh

 

这是一篇转载的文章,这里提供原作者做的PDF。里面的一些中英文翻译不是太妥当,不过我是直接把PDF内容复制粘贴过来的,所以如果觉得内容有点奇怪就去看原英文。

RSK分析_CN_EN_1.1d (2)

现在发行的币主要有基础的数字货币,代币,平台币等其他一些从现实概念里面直接转换过来的币。

平台币和有特殊金融意义的代币不论,就说数字货币和应用类代币,毕竟这两者可能是目前被关注度最高的。

 

应用类代币往往有具体的用途,要不怎么叫做应用代币?实际上它本身就很滑稽,毕竟谁出门也不会先要拿一个包子币豆浆币白菜币,谁家网上购物先买几个京东币,淘宝币?

而应用类代币用户和用途覆盖面少,可靠性差,竞争对手如果用数字货币对抗,而凑巧的是数字货币的用途和用户都极多。

再则明显的,会进行多层兑换的依然是极少数人,大量进行兑换的场景很可能只是存在想象中——只要你相信未来的人必然不会舍近求远。

 

那么,正宗的数字货币才是最后的赢家。

EOS,ETH等等一切搞智能合约的币实现难度极大,安全性还差,低级错误烂大街,那么直接结论就是他们必然不是未来的数字货币。

纯粹的数字货币,必将击败一切代币和合约币,拥有最大的可能成为未来人类的真正货币。

加上数字货币的先天网络优势,赢家也只有少数几个,多出来的没有价值。

 

目前的现实世界中,很多代币更加不堪,几乎就算不上有什么具体意义的东西。而项目方热衷于发行代币,可能仅仅是因为这样才方便自己和伙伴们捞钱,包括而不限于ICO,非常高的控制比例便于坐庄。
另外,比特币如果除开性能问题,本来就比较接近现实,吴忌寒竟然跑去投RSK这种傻叉东西,又去搞黑洞,他们这帮人不破产谁破产?

 

再则关于智能合约的安全性:

 

写出来的合约本身是代码,承载合约的主链照样是根植在代码上,而即便是知名的编译器,虚拟机,依然是安全问题尚未断绝,并且在未来也不见得有起色。你所说的业内人士,不知对此作何感想?

比特币本身只做最核心的,依然不断发现新的可能危害整个网络安全性的bug,更复杂的合约币哪怕是实现和比特币一样的安全性都是臆想。

 

而那些具有特殊金融意义的代币也不可能作为货币使用,所以胜者依然是正宗的数字货币。

智能合约和数据上链当然很有价值,只不过他不应该和数字货币完全混合在一起,价值过于高估。

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最近我投资的一个项目其中的交易所部分上线了。

 

作为一个美国国籍人士开发和管理的,设立在美国的,受到美国法律法规监管的专业交易所,它的优势还是非常大的。

 

原来的国内交易所纷纷跑到马耳他,这基本就是随意割韭菜的代名词,内幕操纵完全是家常便饭,OKEX的悲剧还必将反复重演。除开这点,现在的很多的新兴的交易所都是买的PHP交易引擎开发,性能差安全性差基本是通病,因为他们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在干什么。

 

而这次我参与的项目的其中的交易所部分,完全自研的交易引擎,至少能达到300万的TPS!我不知道有谁还能更强,哪怕国家队出手,大概也不过如此。Coinex仅仅是10000的TPS都要放到首页上宣传,业界的常见水准可见一斑。如果知道12306的开发经费,就应该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交易所开发团队的CEO是原来Intel,Oracle等公司的性能架构师,从2008年开始阿里巴巴都在试图挖他过去做总架构师,有这种表现并不奇怪。

 

以上就是背景介绍了。

 

我作为早期参与者,可以向CEO推荐上币项目,当然不如说是我可以推荐我看得顺眼的项目。因为上一些好的项目可以帮助交易所发展,我作为利益相关人,完全可以实现我,开发团队,被上币方项目的三赢,所以通告大家一声。

 

目前交易所不收取上架费用,但是需要经过团队评测。所以欢迎告诉我相关信息。

 

如果不方便在博客说,请给我发送电子邮件。

这里我是说的那种无法立即成交的买卖单。

 

大家都知道数字币投机市场的东西非常混乱,暴涨暴跌家常便饭。那么既然都用到了这种买卖单,那么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买单成为跌价时的接盘侠,卖单成为暴涨的垫脚石。

 

我想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希望自己的买卖单成为上面所说的接盘侠和垫脚石,所以现在的数字币交易所的买卖单制度本身就很滑稽。

我不知道对别人是不是,至少对我是。

现在的游戏,套路特别多。主线多,支线多,目标多,套路多,分支多,可选多。这年头的游戏制作商,似乎有非常充足的时间和精力给玩家找事干。

然而 ,我看到这些只感觉无尽的烦恼和压抑——我每天做少数决定都很麻烦了,竟然还要到游戏里面反复做决策反复学习? 患得患失在现实生活中都已经够扯淡,竟然现代的游戏还可以用这作为卖点。

 

从这点来说,我特别想念早期的游戏。那时候的机器配置差,性能差,游戏容量小,游戏的制作人必须把心思花在核心内容上,即便是分支部分,那也会适可而止,绝对没有什么机会让人看到厌烦,反而是会玩家感觉新奇——凑数的垃圾放在微小的容量里面没有必要,而放进去的就应该是比较好的。  不像现在的游戏制作人,挖空心思给玩家找麻烦,偏偏现在的硬件发展还给了他们机会。

 

 

大家都知道,有时候我们是需要运行一些后台程序的,而这些程序是不允许突然退出的。

 

而尴尬的就是,这种程序还未必是自己写的,它崩溃退出了那都没地方讲道理。

 

所以,一个外在的监控,管理程序还真是必要的。

大概是受到中国的现实环境影响,还有精神上的穷乡僻壤女性及其父母信奉天价婚礼,认为这是必要的。

 

有的是不怀好意论,认为天价彩礼就相当于扼守住男方命门,用天价金钱作为保证金,反正是从来没打算退还的。不过这种做法明显的问题就是会坑害新家庭,估计他们都不考虑到这么久远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论非常常见。

 

待嫁女性自身及其父母认为,女儿嫁出去了就是别人家的人,那么留下天价彩礼是天经地义的。正所谓养了20年的女儿变成别人的,自己要点钱给父母(自己)那只能算略微尽尽孝。

 

这种想法有个不太显然的漏洞。 女儿嫁出去和男(女)方组成新家庭,这是女儿自己做出的选择。组成的新家庭,也是新夫妻组成的新家庭。这不是所谓女儿嫁给了别人家,而是嫁给了一个自己组建的新家庭。

 

明明是自己决定嫁的,怎么被说得像是谁人逼迫一样,对方天生就亏欠了自己的婚姻选择呢?

Easy girl问题,中国以前很少流行讨论,现在流行了吧,还是能发现理客中说这些都是极少数中国girl干的,和广大群体无关。

 

但是,事实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之前看到研究说女性择偶首先注重的其实是外表帅气,这是本能性的。不过大家都知道人是有社会性的,必然受到周围环境——例如父母的影响,导致择偶观念会偏离不少本能。

 

对一般的中国女人而言,她们就还真的觉得西方白人更帅,搞得她们极度谄媚去讨好对方。也许,女人们首要关心的其实是性吸引力。

 

以上内容我观察过,我觉得是基本符合事实的。如果以上内容真的成立,那么Easy Girl就不是极个别的,反而是普遍的,本能的。

 

不再是大家不愿意承认的那样极少数,感觉挺难堪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