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C 安密币

 

大家应该都知道,SCC的POW采用的是SHA256算法,如果你想挖取SCC,现在几乎是必然需要使用矿机算力。

 

但是,目前矿机挖矿完全无利可图,而且对于正常家庭生活的个人来说,使用矿机挖矿都是实际上不可取的。

 

而在直接运营矿机之外,还可以买算力进行挖矿。

为让散户都能尽量挖到矿,某个社区矿池经过程序升级,现在愿意挖矿的散户可以买算力挖矿。

以下是具体方法。

 

 

使用Nicehash购买算力挖矿

 

 

首先,你可以使用邀请链接https://www.nicehash.com/?refby=1432495注册。

 

之后请到“钱包”中获得BTC充值地址,往其中充值大约0.02BTC。这时到Nicehash矿池设置中填写Lingyupool的矿池设置,你可以该这样填写:

 

某个支持NiceHash的矿池

你的SCC钱包地址

X

 

接下来到“实时市场”,选择其中的“SHA256”,根据推荐价格选择一个固定单或者标准单即可买到不低于50T的算力。

 

 

现在,你已经掌握了算力挖取SCC的方法。

 

比特币白皮书里面提到现实中很多交易不可避免需要信任第三方,而比特币就是要消除这个第三方信任。

 

这个第三方往往就能提供仲裁作用,那么现实中就存在两种交易,一种是有仲裁交易,一种是无仲裁交易。

而在现实的中国中,很多表面有仲裁的交易实际上也是没仲裁的,俗话说就是监管缺位。电脑城接连倒闭,实在是咎由自取,仲裁缺失最后也害了商场本身。

 

而中国小摊小贩素以宰客欺骗闻名,多数人都是默默隐藏自己的被坑经历,仲裁又在何方。

2018年初,也就是我刚刚开始玩数字币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还觉得POS不公平,不够去中心化。 现在经过BCH ABC和BCH SV的算力大战,结果发现POW竟然更加不堪,比POS还不如。

 

这次的算力大战,比特大陆派系或称为BCH ABC派系的人,直接将控制的客户的算力进行挪用,直接碾压澳本聪,还美其名曰这是终极算力仲裁(江卓尔言论)。

但是实际上,他们挪用起来的操作太熟悉了,以至于矿工算力仲裁已经成为一个笑话。

 

直白点说,他们这么干的:

将比特币算力挪用到BCH ABC

将BCH算力挪用到BCH ABC

 

这个过程始终只是矿池暗箱操作或者直接发布声明避重就轻说什么财产保护,在这些矿池挖矿的矿工,很可能从来没发觉自己已经做了个选择,还以为矿池发善心保护自己的财产!

 

由于国内矿工基本都是矿霸挟持了,他们现在就是想报复把矿工坑惨了的矿霸也难,国内的人想支持其他路径都缺少门路。

实际上多数矿工都是白痴级的,大佬随便忽悠就行,如果说这不可行,X国也不可能走到今天了。

 

虽说从长远来看,这种公司控制的中心化加密货币应该不会成功,但是给市场带来的震荡还是很危险。从这个角度来说,DASH走的才是一条更正确的路,矿霸们要控制历史走向一开始就有更高难度。

当然,可以说加入POS只是暂时缓解问题,不过等到POS弊端也显现的时候,可能当时人的素质和收入局面也改换了。

 

 

36Kr上有关算力详情介绍,请参阅https://36kr.com/p/5162306.html

最近两年多,我的睡眠时间已经发生反转颠倒,这对我真的是极大折磨。最近几天又看到些阿兹海默症中的蛋白质与正确睡眠的关系,更是让我惊悚。

 

而我一直以来都想纠正我的睡眠,不过我作为严重拖延症患者,总是有理由和机会放弃,所以我想纠正我睡眠的想法已经闪过很多次了,尝试也试过很多次了,但就像有某种隐形的障碍在阻止我做出有效的行动。

 

放在以前,我想过买舒乐安定等药物,但是并没有买成,尝试过褪黑素,发现它似乎没触及根本。为此,我就观察过,到底什么才是根本原因,或者说到底应该怎么做。

 

根本来说当然是属于对于自己的控制,但是人都是被多巴胺之流的系统掌控的,小鼠尚且可以因为奖励不眠不休,人也不能免俗,那么剩下的只能看看到底正确的做法是什么。

 

前一阵,我就突然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正常的人,先关闭电脑手机等设备,早早到床上等待,睡意来袭,睡眠成功。

不断熬夜的人,总是能等到睡意来临依然不睡,依然继续熬一熬,在拖延中通过一两个小时才想起来上床睡觉去,这时候人可能已经没有什么睡意 ,于是在床上继续玩耍一阵…….结局就是必然导致每天都延迟睡眠。 如果这个人又没什么压力,这种延迟睡眠可能形成一个循环。

 

有鉴于此,我决定以后睡觉都是按照时间来睡,提前等待睡意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