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不少教程,他们都是直接就能用吸盘两只手轻松打开屏幕。

然而实际上,我必须两只手打开屏幕然后用指甲卡住缝隙,再用翘片插进去开屏 。 那些轻松两只手的,这是什么司马精神。

然后说到电池胶带。这个胶带露出来的只有一点点点,正确的方法是先卸载旁边的震动模块,再用镊子夹起来然后用手均匀慢慢拉出来,关键在于不要让胶带不同部分速度不同分裂。而我看到的好多教程,都是神力相助直接徒手就能100%成功拉出来,简直怀疑他们又有隐形神力。

当我打这些字的时候,我内心真的有一万只草拟马在奔腾,他妈的好好做教程别做美化别造假会死吗?剪辑功能竟然用在这种地方,弱智程度堪比以太坊智能合约。

把成功率超高的方法丢弃不用,反而是精心选择低成功率方法专门拍视频来做“教程”

CTM。

首先,我必须说明微林的一些缺陷。

这家公司的团队在我眼里特别智障,现在不过是被包括我在内的人骂得多了,相对没那么智障了。所以服务质量比以前稍好。

实际微林这个服务有点像UCloud的全球访问加速,而UCloud全球访问加速价格好像是微林的几百倍吧。

如果你需要微林邀请码,那么可以用我在这里公开的一批,如果这里展示的都失效了,那么可以发邮件或者到推特上问下我。

也可以到电报问下

https://t.me/vxlink

另外,不要违规使用,会连累我的。

邀请码 生成时间
TBJS89TPNS 2018-12-05 03:58:16
VUFWC0T09N 2018-12-05 03:58:19
UU1FE48SWA 2018-12-05 03:58:22
WV413W9DEH 2018-12-05 03:58:24
5OEU3SJ3RW 2018-12-05 03:58:51
FB315HTP9X 2018-12-05 03:58:53
EHTWKMJATK 2018-12-05 03:58:55
DFU5CENJH1 2018-12-05 03:58:58
Q3NB5UTASG 2018-12-05 04:00:42

一个观察,我认为事实基本就是这样的。

 

如果想要学习其他语言,除开6岁以前开始学习,其他人基本就两条路可选了。

 

一条是标准的,大家都会学的东西,比如教材。
一条是个性化的,看你所看,所听的内容是什么。

我本来以为ANKI是第一条路,后来看他们说才发现他们很多自己做卡片,走的实际是第二条路。

 

看到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最合适的材料当然就是加密数字货币的各种材料了,或者说,如果有个英语届的今日头条也是好的。

高性能矿池,是POW最后一根保险丝,不然矿工们即便想投票,又找谁来表达?

 

这样的矿池必然是强类型语言书写的,Nodejs,PHP等语言写的一律不考虑,而且矿池的界面功能必须够用,安装配置文档必须足够充分,即便是小白也可以快速搭建起来。

 

希望哪天我找到合适的,到时候再来分享了。

SCC 安密币

 

大家应该都知道,SCC的POW采用的是SHA256算法,如果你想挖取SCC,现在几乎是必然需要使用矿机算力。

 

但是,目前矿机挖矿完全无利可图,而且对于正常家庭生活的个人来说,使用矿机挖矿都是实际上不可取的。

 

而在直接运营矿机之外,还可以买算力进行挖矿。

为让散户都能尽量挖到矿,某个社区矿池经过程序升级,现在愿意挖矿的散户可以买算力挖矿。

以下是具体方法。

 

 

使用Nicehash购买算力挖矿

 

 

首先,你可以使用邀请链接https://www.nicehash.com/?refby=1432495注册。

 

之后请到“钱包”中获得BTC充值地址,往其中充值大约0.02BTC。这时到Nicehash矿池设置中填写Lingyupool的矿池设置,你可以该这样填写:

 

某个支持NiceHash的矿池

你的SCC钱包地址

X

 

接下来到“实时市场”,选择其中的“SHA256”,根据推荐价格选择一个固定单或者标准单即可买到不低于50T的算力。

 

 

现在,你已经掌握了算力挖取SCC的方法。

 

比特币白皮书里面提到现实中很多交易不可避免需要信任第三方,而比特币就是要消除这个第三方信任。

 

这个第三方往往就能提供仲裁作用,那么现实中就存在两种交易,一种是有仲裁交易,一种是无仲裁交易。

而在现实的中国中,很多表面有仲裁的交易实际上也是没仲裁的,俗话说就是监管缺位。电脑城接连倒闭,实在是咎由自取,仲裁缺失最后也害了商场本身。

 

而中国小摊小贩素以宰客欺骗闻名,多数人都是默默隐藏自己的被坑经历,仲裁又在何方。

2018年初,也就是我刚刚开始玩数字币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还觉得POS不公平,不够去中心化。 现在经过BCH ABC和BCH SV的算力大战,结果发现POW竟然更加不堪,比POS还不如。

 

这次的算力大战,比特大陆派系或称为BCH ABC派系的人,直接将控制的客户的算力进行挪用,直接碾压澳本聪,还美其名曰这是终极算力仲裁(江卓尔言论)。

但是实际上,他们挪用起来的操作太熟悉了,以至于矿工算力仲裁已经成为一个笑话。

 

直白点说,他们这么干的:

将比特币算力挪用到BCH ABC

将BCH算力挪用到BCH ABC

 

这个过程始终只是矿池暗箱操作或者直接发布声明避重就轻说什么财产保护,在这些矿池挖矿的矿工,很可能从来没发觉自己已经做了个选择,还以为矿池发善心保护自己的财产!

 

由于国内矿工基本都是矿霸挟持了,他们现在就是想报复把矿工坑惨了的矿霸也难,国内的人想支持其他路径都缺少门路。

实际上多数矿工都是白痴级的,大佬随便忽悠就行,如果说这不可行,X国也不可能走到今天了。

 

虽说从长远来看,这种公司控制的中心化加密货币应该不会成功,但是给市场带来的震荡还是很危险。从这个角度来说,DASH走的才是一条更正确的路,矿霸们要控制历史走向一开始就有更高难度。

当然,可以说加入POS只是暂时缓解问题,不过等到POS弊端也显现的时候,可能当时人的素质和收入局面也改换了。

 

 

36Kr上有关算力详情介绍,请参阅https://36kr.com/p/5162306.html

最近两年多,我的睡眠时间已经发生反转颠倒,这对我真的是极大折磨。最近几天又看到些阿兹海默症中的蛋白质与正确睡眠的关系,更是让我惊悚。

 

而我一直以来都想纠正我的睡眠,不过我作为严重拖延症患者,总是有理由和机会放弃,所以我想纠正我睡眠的想法已经闪过很多次了,尝试也试过很多次了,但就像有某种隐形的障碍在阻止我做出有效的行动。

 

放在以前,我想过买舒乐安定等药物,但是并没有买成,尝试过褪黑素,发现它似乎没触及根本。为此,我就观察过,到底什么才是根本原因,或者说到底应该怎么做。

 

根本来说当然是属于对于自己的控制,但是人都是被多巴胺之流的系统掌控的,小鼠尚且可以因为奖励不眠不休,人也不能免俗,那么剩下的只能看看到底正确的做法是什么。

 

前一阵,我就突然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正常的人,先关闭电脑手机等设备,早早到床上等待,睡意来袭,睡眠成功。

不断熬夜的人,总是能等到睡意来临依然不睡,依然继续熬一熬,在拖延中通过一两个小时才想起来上床睡觉去,这时候人可能已经没有什么睡意 ,于是在床上继续玩耍一阵…….结局就是必然导致每天都延迟睡眠。 如果这个人又没什么压力,这种延迟睡眠可能形成一个循环。

 

有鉴于此,我决定以后睡觉都是按照时间来睡,提前等待睡意来袭。

 

从iOS11继承过来的老语音文件,很可能在iOS12并没有按照设置中的自动备份到iCloud单独备份,而iOS12系统整体的iCloud云备份,也不再包含语音备忘录内容。

所以你如果是iOS12用户,又从iCloud云备份中恢复系统,那么你的所有语音备忘录文件都会丢失。iTunes系统备份的情况很可能和iOS这里类似。

 

至少受到影响的版本:iOS 12.0

 

RSK Analysis: Dave Liu, CTO MacroSQL Technology. Dec 18, 2017
RSK platform is, at its core, the combination of:
1. A Turing-complete resource-accounted deterministic virtual machine (for smart contracts)
2. A two-way pegged Bitcoin sidechain (for BTC denominated trade)
3. A dynamic hybrid merge-mining/federated consensus protocol (for consensus security), and a low-latency network (for fast payments).
Analysis:
1. VM is a relative gigantic structure, it has it’s language, language parser, run-time environment and security infrastructure. Even Google, when it start its Android system, is built upon Oracle’s VM. And OpenJDK has never need very mature and robust after even a 10 years collected efforts by Google, Intel and many other. Ethereum platform’s VM has been attacked in DAO case at the beginning and frequently has security problem. RSK’s VM will be battling the security for a very long time. For Ethereum and its security issue, please refer to http://sccbit.org/faq/#ethereum_diff
2. 2-way peg(for BTC denominated trade) is rough move some part of the bitcoin traffic to RSK chain. While still use BTC. It is similar to create a new side chain that is connect to Bitcoin network for better speed. How many would move their bitcoin coin to an second network and security risk is addition (the risk of Bitcoin + risk of RSK) and operation is addition? To trade of security+trouble for faster? NOT me.
3. partition of Bitcoin based on geographic has been in discussion for very long time. an federated block chain is inherently very risky, especially cross to different federate.
4. Team: All of the RSK members are from Argentina and educated in Argentina, with CEO attend 3 colleges without get a Bachelor degree. After Latin America house bubble and debt crisis, Argentina currency tumble hundreds of times and default multiple times, overall don’t have a single technical company that is competitive in any industry. Overall is similar to Tibet, China. While all of the key CPU, Database, Telecom Billing, OS are dominated by USA and Israel. I don’t see any Latin America team can compete in this high performance space.
SCC is an multi-layer networks created by MacroSQL, a California Database company. It is the first parallel blockchain directly deal with Bitcoin performance. It can handle millions transaction per second by using hundreds of servers in parallel. It overcome most of pain points of Bitcoin while avoid RSK weakness. Check it out at sccbit.org for details.
RSK分析:MacroSQL技术首席技术官Dave Liu。 2017年12月18日

RSK平台的核心是以下方面的组合:
1. 图灵完成资源占用的确定性虚拟机(用于智能合约)
2. 双向挂钩的比特币侧链(用于BTC计价交易)
3. 动态混合合并/挖掘/联合共识协议(用于共识安全)以及低延迟网络(用于快速支付)。
分析:
1. 虚拟机是一个相对巨大的结构,它具有语言,语言解析器,全功能运行环境和安全基础架构。 最初Google开始研发它的android系统,也是建立在Oracle的VM虚拟机之上的。OpenJDK即便经过 Google,Intel以及其他公司10多年的努力之后,仍然未能发展到足够成熟和安全。以太坊平台的 虚拟机在一开始就遭到了诸如DAO事件一样的攻击,并且经常有安全问题。 RSK的虚拟机将在很 长一段时间内与安全性问题作斗争。有关以太坊及其安全问题,请参阅 http://sccbit.org/faq/? lang=zh#ethereum_diff
2. 双向挂钩比特币侧链(用于BTC计价交易)只是简单粗暴地将部分比特币流量转移到RSK链, 其实仍然主要使用BTC。这是类似于创建一个新的侧链,连接到比特币网络分流以提高处理速 度。可是有多少人会将他们的比特币移动到第二个网络,付出额外的开销以及承担双重的安全性 风险(比特币网络以及RSK网络双重的安全性风险,RSK安全风险会比比特币高10倍以上),而 且增加一道转移麻烦,以换取较快的处理速度?至少我不会这样做。
3. 比特币在地理上分区这个问题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了。联合链本质上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跨 越不同的联合链。
4.团队:所有RSK成员来自阿根廷,在阿根廷接受教育,首席执行官就读了3所大学而没有获得学 士学位。 在拉美房地产泡沫破灭和债务危机之后,阿根廷货币多次贬值达数百倍,违约多次,
整体上没有一家技术公司在任何行业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总体上与中国西藏发展水平相似。 而所有关键的CPU,数据库,高频电信计费,操作系统都是由美国和以色列垄断的。 我没有看 到任何拉美团队有能力在这个解决区块链性能的顶级技术领域参与竞争。
而SCC是一个全部由一家美国硅谷,由顶级数据库内核专家负责的多重网络,世界第一个并行区 块链,直接解决了比特币的性能问题。它通过使用数百台并行的服务器每秒处理数百万次事务, 克服了比特币的大部分痛点,同时避免了RSK的弱点。详情请参阅http://sccbit.org/?lang=zh

 

这是一篇转载的文章,这里提供原作者做的PDF。里面的一些中英文翻译不是太妥当,不过我是直接把PDF内容复制粘贴过来的,所以如果觉得内容有点奇怪就去看原英文。

RSK分析_CN_EN_1.1d (2)